现在位置:首页 -> 小记者站 -> 散文随笔 -> 正文
【字号:||
那一抹逝去的身影
发布人:admin 发布时间:2011-04-28 12:00 来源: 访问:

那一抹逝去的身影


    此时岁月静好,不知您可是安好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
    天还是灰蒙蒙的,下了连夜的雨,枝干上挂着晶莹的露珠,折射着阳光的七彩。一个人捧着氤氲着热气的茶水站在窗前,凉凉的风打在面上,扬起了衣角。突兀的,尘封的记忆汹涌而来,模糊的身影逐渐浮现。


    家里的亲戚并不是很多,一年中来往的次数也不是很多,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见上几面。但我不甚喜欢走亲访友,只是跟在妈妈身后,无言的走过,每一个人的脸在我眼中都如走马观花一般匆匆而过,但留在记忆中的却是寡言的人,并不是不能说话,而是说不了话。


    阿婆是乐观的人,虽然不能说话,但她的脸上从来都挂着让人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。 起初的时候,并不是很喜欢她,她总是莫明地看着我,手指上下挥舞着,嘴里咿咿呀呀地喊着什么,我知道她想表达些什么东西,但不知为何,心里就是无法习惯,于是从头到尾,我便一直噙着笑,不言不语。她似乎是失望了,就停下动作离开了,本是庆幸的事,但那眼底隐匿的伤轻轻地刺痛了我的心。


    已是午饭时分了,我和弟弟便起身,收了桌上的果壳,走向吃饭的地方。远远地,空气中就飘散着浓的化不开的饭香,胃里的馋虫一下子被勾了起来,不觉加快了脚步。拉开门,便看见圆圆的桌上早已铺上了干净的桌布,象牙白的瓷盘上红绿加错,散发着无名的诱人香气。见大人还未来,我和弟弟便帮着摆放碗筷,拿酒盛饭,最后一个碗放下,妈妈和其他大人们推门而入,言笑晏晏。


    每一个人坐在位上,脸上都洋溢着愉悦,屋子里顿时变得无比热闹,似乎是真正的快乐了,可为什么当我拿着空饭碗踏进厨房时,那一个孤寂的背影生生地刻进了我的脑海,不过只是一墙之隔罢了,不禁然间喟叹到。猛然间她转身看见我,那双眼里分明迸射出了一种不知名的情绪,也许是感动亦或是欣喜?我不得而知。她咧开嘴笑着迎上来,依旧是手指的挥舞,不知为何,这一次我却深切地懂得了她的意思。笑着迎上去,绕到她身后,轻巧地为她系上了松散的围裙,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明白,身躯微微一怔,锅铲也从半空坠下,我报以一笑,盛好饭便走了出去,没有看到身后她脸上复杂的情绪。


    一顿饭下来,每一个人都似满足了,唯有阿婆忙进忙出,等到众人停下筷子,才匆匆扒了几口饭囫囵吞了下去。我和弟弟是先出来的,留下了还在高谈阔论的大人,不知道弟弟是如何想的,我是忍受不了那种压抑的气氛的。坐在店里,阿婆幽幽的从外面进来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,疾步走进了房中。我回望一眼天空,怕是又该下雨了。整整衣裳,又剥了几颗核桃,母亲便催着要走了。我转身却仍是未看见阿婆的身影,心下不免失望丛生,在母亲的不断催促下,我踏上了归途的汽车。汽车驶出一会后,停靠在一个站边,等待上车人的时间是那么漫长,走进一个又一个的人。正心烦意乱之时,突兀的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猛然探出窗,是阿婆!她喘着粗气,将一个红信封递给我,未等我打开,车子便缓缓启动了,我只来得及看见她勾起一抹笑,做着手势,消失在细碎的雨幕中,那样单薄的身影啊,没有人给她撑一把伞吗?


    我迅疾地拆开信封,那是两张一百块和一封信,读完信,我不顾母亲的阻拦,把手伸出窗外,使劲地摇晃,只期盼她能看见,收回手,把手放在眼上,温热的眼眶一下子冷却了,但依旧挡不住泪水,静默转过身,隔着厚厚的玻璃、重重的雨幕,我看见了一个挺立的身影,虽然看起来是那么无助,却无端地让我感动,我就这样一直看着,直到泪水浸满了眼眶,打湿了手背。


     这么多年,一直无法忘怀那份感动,而那封信是我的秘密,和阿婆之间的无言的秘密。至于那封信,那是另一个长长的故事……


 


千赢国际登录八(五)班翁诗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