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首页 -> 小记者站 -> 散文随笔 -> 正文
【字号:||
花落亦护花
发布人:admin 发布时间:2011-04-28 12:00 来源: 访问:

花落亦护花


    我躺在床上,闷闷不乐。因为脚伤,不可能参加元旦文艺演出的排练了。


    心里莫名的恼火,拳头击打着床沿,有着90后独特性格——倔强的我,这次却不得不屈于现状,沦落到只能坐在床上,让妈妈照顾。


    窗外,淅淅沥沥飘着一些雪子,在风的伴舞下,翩翩于空中。灰蒙蒙的天,暗红色的屋顶,朦胧,再朦胧。


    外面是小小的雪子,心里却下起了鹅毛大雪,冷冷的。


    家里待得烦闷,便拄着租来的拐杖,蹦着到了户外。外面,雪似乎下得更大些吧。几点雪子,像个孩子,调皮的钻进我的衣领。


    唔,好冷……


    忽见,一个一身粉色的女孩,进入我的眼睛。那个女孩,似乎 比我大两岁 ,披着头发,瘦弱的脸和粉色的外套很是映衬。胳膊窝下却拄着根拐杖……


    她若无旁人(也许她真没看见我)地赏着几株傲雪而立的腊梅,我注视着她。似乎,她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小孩在观察她,她转过头来,与我注视。我似有些心虚,急忙避开她的眼。


    ……几秒的沉默,被“哒哒哒”地拐杖碰地声打破。


    她来到我的身旁,说:“这里的花,好美哦 !”


    “是,是挺美。”我有点紧张,毕竟是陌生人。


    “你的脚,受伤了吗?”她问我。


    “是,体育课伤了。”我低下头,看着白色的石膏,白色的绷带。“我恨死我的腿了,害我不能上台表演。”——很吃惊,我居然说出了我的痛。这是,我第一次,第一次向一个陌生人倾诉。


    “嗯。你看,那朵腊梅,好看吗?”


    我应声看去,却见一朵花瓣残缺的腊梅。


    “这是朵破花啊!”


    “但他也很美啊。”


    “……”我无语,破掉的花,有什么好看的。


    “这些花,等他们谢掉,是会化作泥土的吧!”


    “嗯。落花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吧!”


    “那何必介意他现在是否完美呢。”


    “……”再度无语,何尝不是呢?


   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我想她看去,她却没有在看我,好像刚才的一切不是跟我说的。


    我转身拄着拐回家,半步不肯停留。


    回到家,我安然坐在床上,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,似乎觉得以前太小看残疾人了,以前我投给他们的不过是同情、怜悯,却从来不知道残疾人比健康人更懂人生。


    花落亦护花。


    这是一朵美丽的残花,告诉我的。


普陀东港中学八(6) 刘逸凡